你确定是生活在现实中吗–缸中之脑和庄周梦蝶

              



  “缸中之脑”是希拉里·普特南(Hilary Putnam)1981年在他的《理性,真理和历史》(Reason, Truth, and History)一书中,阐述的假想。“一个人(可以假设是你自己)被邪恶科学家施行了手术,他的脑被从身体上切了下来,放进一个盛有维持脑存活营养液的缸中。脑的神经末梢连接在计算机上,这台计算机按照程序向脑传送信息,以使他保持一切完全正常的幻觉。对于他来说,似乎人、物体、天空还都存在,自身的运动、身体感觉都可以输入。这个脑还可以被输入或截取记忆(截取掉大脑手术的记忆,然后输入他可能经历的各种环境、日常生活)。他甚至可以被输入代码,‘感觉’到他自己正在这里阅读一段有趣而荒唐的文字。 


           而中国古代的庄周也曾提过这样的理论,他庄周梦见自己变成蝴蝶,很生动逼真的一只蝴蝶,感到多么愉快和惬意啊!不知道自己原本是庄周。突然间醒过来,惊惶不定之间方知原来我是庄周。不知是庄周梦中变成蝴蝶呢,还是蝴蝶梦中变成庄周呢?庄周与蝴蝶那必定是有区别的。这就可叫作物、我的交合与变化。 庄子梦中幻化为栩栩如生的蝴蝶,忘记了自己原来是人,醒来后才发觉自己仍然是庄子。究竟是庄子梦中变为蝴蝶,还是蝴蝶梦中变为庄子,实在难以分辨。 

     我知道的哲学史上最早记录的类似的怀疑论观点是奥古斯丁的一段话(不过奥古斯丁当时并没有像笛卡尔那样深入进去,而是直接借此说明上帝和知识之间的关系),他的意思和笛卡尔的意思一样:你怎么知道你所感受到的一切不是一个和上帝一样全能的魔鬼在欺骗你?另外还有一个类似的问法是:你怎么知道你现在不是在做梦? 对于后者,大概我们很容易给出反驳:虽然一般人在未经过训练时,没有办法在睡着的情况下知道自己是否在做梦,但是大多数人有能力在清醒的情况下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因为可以有一个十分清晰的对照。 于是,这种怀疑论,作为一种技术手段,得到了改进,在笛卡尔的手中,这种改进是恶魔论证:你怎么知道不是一个恶魔在欺骗你?而在生物学发展之后,我们了解了人脑的结构,进而将这个东西拓展为了缸中之脑,但是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如果仅仅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很遗憾,解决不了。当然有人给过一个最为简洁的论证:举起你的左手,然后举起你的右手。没有然后了。 的确,我们没有办法证明我们不是缸中之脑,就像我们没有办法证明上帝存在或者不存在那样。 所以,我们并不试图去证明这个东西,而试图去思考,如何应对这个东西。这一部分内容和贝克莱主教大人所说的唯心主义完全不会影响科学是一个道理。 

        让我们考虑一下贝克莱主教大人的意思,为什么唯心主义甚至连科学都不影响?因为科学现象都是一些被安排好了的经验现象,我们观察到并且从中总结到的规律是针对现象的规律,当然,出于方便,我们会假设背后有一个实体。但是这个实体仅仅是作为一个方便我们理解客观世界的模型,而并不需要真的存在。真的存在的那些就是,也仅仅限于我们的感觉。当然,出于某些原因,上帝也存在,他人心也存在,不过如果是仅限于对于「Esse est percipi」这句话来说的话,那么我们的讨论就已经足够了。 

        类似的,即便我们是缸中之脑,那又如何呢?你肚子饿了是不是要吃饭?你不吃饭是不是会不舒服?你想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是不是要移动身体?你想要移动身体是不是直接移动就可以了?的确,缸中之脑是一个无法证伪的模型,但是这个模型用起来太麻烦了,就和唯心主义模型或者是神创论模型一样用起来麻烦,如果想用上帝来解释世界一切规律,就像他们在《伪圣经·闯世界》里面做的那样,那么我们不知道要多写多少东西。

       比起这样一个繁琐的体系,还是正常地假设我们的行为就是正常的好了。因此,举起你的左手,然后举起你的右手——你不必认为自己是是缸中之脑,太麻烦了。


文章标题:你确定是生活在现实中吗–缸中之脑和庄周梦蝶
原文地址:http://ruanqq.com/bg/40.html
收录情况:百度未收录(⊙o⊙)哦...
版权说明:若无特别注明,本文皆为“小新博客,阮德鑫个人博客-一个打工的90后的有志青年”原创,转载请保留原文出处!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发表评论

游客 表情
送你一朵小花花~

众说纷纭(0)